拍蝇记:从警却做"老板梦"
发布人:纪检监察  发布时间:2021-11-09   浏览次数:10

“当廉洁从政、为民服务的从政为官宗旨变成为自己服务、为发财努力时,其实早已为自己埋下了祸根、种下了毒苗。”法庭上,郑高行对自己的行为懊悔不已。

  郑高行从警23年,曾把“当个好警察”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因屡次侦破大要案多次立功受奖,他究竟是怎么一步步坠落到职务犯罪的漩涡?

融入企业老板圈子  过上奢靡生活

  1992年,郑高行从警校毕业被分配到基层派出所工作,凭借着在工作上的出色表现,他从一名基层民警逐步走上海盐县公安局副局长的职位。一些企业老板看中他手中的权力主动和他交往,他也逐渐融入到当地商界所谓“成功人士”的圈子。

  2005年,郑高行陪着一位商界朋友到杭州看房买车,看着朋友一出手就是上千万的豪宅,豪车一买就是2辆,他被深深地震撼了,以至于16年后,他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记得那辆法拉利跑车一个车轮就要二三十万元,而当时我的年收入才二三万元。这些老板们论文化、论能力、论智商都不如我,他们却比我过得富裕、自由、潇洒。”简单的对比,让郑高行内心产生了一丝丝凉意和一阵阵不服,心里的天平逐渐失衡。

  “此时的我思想迷茫、内心动摇,在这个关键的十字路口,我忘记了自己的初心和信仰,逐步接受他们的价值观,开始频繁与他们深度交往,并融入他们的交际圈和娱乐圈。”郑高行反省自己的蜕变时说道。

  有老板们的前呼后拥,他开始痴迷每天小酒喝点、小歌唱点、小钱赌点的奢靡生活。

  失去了理想和信念,警察的誓言逐渐淡忘,过去的奋斗成了过眼云烟,对金钱的渴望如野草般生长。

目无法纪徇私利  充当黑社会组织“保护伞”

  2006年,海盐一担保公司成立伊始,郑高行就以其妻子的名义投资入股80万元。后来,该担保公司为汤某某担保了一笔银行贷款,后因汤某某无力偿还,担保公司为其代偿。为讨回债务,该公司总经理韦某某请郑高行帮忙。郑高行明知这是一起正常的经济纠纷,考虑到自己在公司也有股份,于是指使办案民警对汤某某采取刑事拘留等强制措施进行逼债,致使汤某某被无端关押20天。

  此时的他,已经忘记了党纪国法,手中的权力竟沦为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用公权力恣意践踏社会的公平正义。

  2010年9月,海盐县公安局收到一封上级转来的信访件,反映以沈某某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在海盐开设赌场以及利用黑社会势力强行入股等手段非法牟取暴利。郑高行作为时任分管刑侦的公安局副局长,正当其踌躇满志准备办成一件大案时,他的一位商界朋友一个说情电话,犹如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其心态陡然发生了变化。郑高行想想这位商界朋友跟自己是发小,自己在他的企业里投资获利不少,自然要给他面子。实际上,他并没有组织警力对沈某某的涉黑线索深入调查,以致最后不了了之。

  逃过一劫的沈某某自然“投桃报李”,他把郑高行约到一家咖啡馆,当面送上10万元好处费。

  贪欲的泥潭一旦踏入就很难再收回,已经被金钱彻底打垮的郑高行,沉溺在金钱的漩涡中,迷失了方向。

  “30年来,我参加了海盐公安历史上仅有的两次大规模打黑除恶活动,因在工作中战绩突出而倍感自豪。想不到今天在第三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自己已经堕落成为黑社会的保护伞成为公安的耻辱。”郑高行在调查中忏悔道。

认为自己更适合做老板 整日做着发财的白日梦

  2011年,一位老板朋友向郑高行讲起,自己成立了一家矿业公司在开石矿,这项投资可以说稳赚不赔。郑高行听后很动心,于是就向一位企业老板汪某某借了300万元投到朋友开的矿业公司。汪某某曾在其涉嫌开设赌场案中得到郑高行的关照而被从轻处理,当郑高行开口向其借钱时,他爽快答应。这笔借款郑高行没提利息,事实上他也没付过一分钱利息。就这样,郑高行通过“空手套白狼”的形式,拿着别人的钱吃起企业的红利。2016年,郑高行又向汪某某借款199万元用于期货投资。

  汪某某作为一个企业老板,在经营资金并不宽裕的情况下,却把499万元白白借给郑高行用于投资获利,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攀上公安局副局长这棵大树。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郑高行心里明白,在这畸形的借贷关系背后,实质是权钱交易。

  为了实现自己的老板梦,2020年4月,时任海盐县综合行政执法局党委委员、局长的郑高行辞去公职,到某私企当起了高管。但没想到,反腐之剑依然落下,这时离他脱离公务员队伍下海当老板不足3个月。“老板梦”终成泡影,直到这时他才明白,声色犬马不过是虚幻,平平淡淡才是真。

  “我错误地认为自己更适合经商,一天到晚做着发财的白日梦,一边从政一边经商,事实上老天和我开了个玩笑,自己不但没有发财,反而炒股炒期货亏损巨大、负债累累,这也和我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息息相关。”郑高行在忏悔书中写道。

  2020年6月,郑高行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经查,郑高行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品;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谈话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违反工作纪律,对执法活动施加影响;违反生活纪律;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涉嫌犯罪。同年11月30日,郑高行受到开除党籍处分。

  经法院审理查明,郑高行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依法履行职责,放纵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07万元;作为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故意使其受追诉。2021年4月21日,郑高行因犯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5万元,退出的违法所得107万元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我今天走上违纪违法道路,有三点教训刻骨铭心:做官莫想发财,想发财莫做官;公职人员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党员干部要有敬畏之心、律己之心。”郑高行在忏悔书中提醒党员干部要吸取自身教训。

  (嘉兴市纪委市监委)